跟多哈相比,愛丁堡的機場沒有很大,但從落地開始,從窗口望出去的景緻,已足以讓我傾心。

  我忘了我的入境卡是不是在飛機裏領的,也忘了我為甚麼沒在飛機裏填入境卡,總之我下機之後沒多久,就得在中途停下來寫入境卡,但我的效率有夠低的,因為當我寫完時,其他旅客早已不見蹤影,同時我才發現,有個工作人員一直站在我附近,確定我填完了他才走回他的同事那兒,感覺還真不錯,但也有可能是為了保安的問題才留下來盯著的,誰知道呢?總之,我填完了,就走去關卡。很不意外的,他們負責非英國還是非歐盟旅客的關卡早已排起長龍,然後我在排隊的過程中,很詫異地發現,在他們那給英國還是歐盟公民通關的關卡那兒,竟然有了電子通關系統,要知道這玩意可是我大馬來西亞第一個使用,而且我之前旅行時一直沒看過其他國家有用,所以暗地裏引以為豪的玩意啊,這下子我以後不就只能吹噓馬來西亞是第一個用,但不能再吹噓只有我們馬來西亞在玩而已了嗎?想想真是感傷。話說回來,我從巴黎回家時,完全沒去沒注意他們有沒有在用這玩意,想想真是遺憾。

  好不容易通關以後,我就要去拿個手提行李,裏面裝著我特地在馬來西亞買的洗髮水、沐浴乳之類,畢竟在英國買的話實在太貴……除此之外,裏面還有我媽怕我餓死而硬塞的魷魚絲和泡麵之類,後來不但成了累贅 ,連想消耗都難,因為我除了一開始住的地方以外,後來住的地方幾乎都沒有提供廚房來給人用。總之,我在提行李前先上了次廁所,然後走著走著覺得脖子有點痠,就想把它拿下來改成纏在手上,結果我動作大概太大,相機竟然砸在我臉上,使得我鼻樑骨上頓時多了個傷口,血流如注,不過沒覺得有多痛。

  拿了行李以後,好像有個工作人員過來確認我拿的是不是我的行李?我對這的印象很模糊了,應該是吧。反正我拿了行李以後,走出關卡,就在旁邊的販賣店看了一下,似乎有看到地圖,忘記有沒有買了,應該有。然後就搭——哇啊啊,雙層巴士啊啊啊,我二話不說,在把行李放上行李架以後,就上了第二層,找個有桌子的位置坐。這巴士的第二層不是每個位置都有桌子的,大部份的位置還是只讓兩個人並排而坐的那種,只有幾張可以讓四人旅伴可以二對二聊天的桌子。此外,在第二層還有個電視,我一開始還以為那是用來給人看新聞看電影啊甚麼的,結果後來才發現,那是給第二層的旅客看行李架狀況用的,感覺還挺貼心的設計,但我背對著它坐,也就沒甚麼所謂了。此外,這裡的巴士最讓我驚奇的是……巴士上竟然有Wifi可以用!看看人家這麼先進,再看看我們馬來西亞那些巴士……我實在甚麼都不想說了,總之,先上網吧。

  一路上看到的小鎮風光還挺漂亮的,但我那時還沒開始拍照,文筆也沒有好到可以敘述出來,只能說,以前只能透過文字跟影像接觸的蘇格蘭小鎮風光,如今實際出現在我面前,嗯……比想像中更得我喜愛,而且……真的就是那種小鎮風光XD

 

  抵達車站以後 ,第一件事當然就是確認旅館的位置,但我實在不擅長看地圖,更要命的是資料沒印對,所以只能知道大概的方向,不知道詳細的位置,而且那地方看起來不僅有點遙遠,還挺高挺陡的,讓缺乏鍛鍊的我望而生怯,心裏呐喊著讓我坐taxi,不過最後還是決定用走的。途中順便看了下餐館的價錢,我在這次出門前,被之前去英國考試的我姐灌輸了英國吃飯很貴,所以她在英國期間除了泡麵就是去超市買那種回來加熱就能吃的玩意,導致我一直很擔心餐費在旅費裏的比重,然後……我看到一個只要10塊英鎊就可以吃到飽的華人buffet,頓覺安心。

  爬坡的過程,如我預期的吃力,感覺背包快壓垮我了,感覺手上那包累贅真是煩人,心中痛駡那些以愛之名給人帶來麻煩的傢伙,他們總是沒有辦法明白,我跟他們的旅行方式是不一樣的,完全不一樣的,就好像我說我住的地方大概都沒辦法煮熱水時,有個傢伙就嗤之以鼻地說怎麼可能沒有,後來還在那碎碎念說等你晚上餓了找不到吃才會知道blah blah,但事實是甚麼?事實是我從來都沒讓自己餓過。那麼,牢騷發到這裡。我依循著向旅館問路的結果,從車站前行右轉上坡一路直走就可以看到了,所以我前行右轉上坡……幹這裡是一條分叉路啊,我該往哪裡走才好?不知道,地圖上也看不出個所以然,忘了印旅館地圖更是大錯特錯,再走了一會還是不知所以然,拿著地址問人也只能說是在這一帶沒錯但他也不清楚在哪,只好再打一次電話給旅館,接著再去走那不知是對是錯的路。

  這時的我,又累又餓又渴,所以當我聞到那烤乳豬的香味,又看到店裏很多人時,我根本沒多想就跑進去點餐,然後一頭霧水地不曉得自己在點甚麼,按照老闆的指示亂點一通以後,拿到了一個如果我沒記錯,就是個三文治包豬肉的東西,那時忘了拍起來真是太遺憾了,只能慶幸我至少還記得要拍那家店。現在看看照片才想起裏面有網站,所以有興趣的人還請自己上網站看我當時吃的到底是甚麼玩意,然後我得說,真有夠好吃的啦。

  之後我就找個地方坐下來吃,接著在前往已經很近的旅館途中,先轉進一家雜貨店買東西,吃驚地發現礦泉水的價錢,跟牛奶、汽水大概只有零點幾英鎊之差,所以我想也不想就拿起了那一公升還是一公升半的牛奶去結賬,價格大概是兩塊多還是三塊多,忘記了。

  剛到旅館時,他們正忙著應付其他旅客,讓我等了很久,所以我一開始還挺不爽的,之後發現自己要走兩層樓梯才能進房間時,更覺痛苦不堪。我住的是個有十六個床位的大房間,但你可以從其中幾張床的上鋪,爬到樓上的房間去,感覺是為了超大團體的旅客而設計的?這點我從來沒去問過,如今想來,我當初為甚麼不問呢,真是的……撇開這點不提,這家旅館採取的是你可以隨便挑個床位的機制,所以我也隨便挑個底層的床位就放東西了。我本來以為這裡會跟其他青旅一樣,提供你一個可以上鎖的櫃子,結果……有是有啦,但要收費,但我也沒帶甚麼貴重的東西,所以擺在自己的床位旁就算了。這裡的床位還蠻貼心,除了燈以外,在牆壁上還弄了個可以給你放小東西的架子,我後來都把我的眼鏡甚麼的放在那兒。然後不得不提的是,我的床位是擺橫貼著牆壁放的雙層床,然後再過去一點,有個直擺的雙層床,再過去一些,有個擺橫貼著角落的雙層床。為甚麼我要說得這麼詳細?因為在我的床位,和中間那個雙層床之間的地板上,全是衣服和雜物……是沒阻礙到走道啦,但這位先生你也未免太奔放了吧?

  我把行李放下來以後,沒多久就跑去市區逛了,我忘了自己晚餐吃甚麼,但我記得那天晚上風很大很爽,氣溫幾度我忘了,反正很低,大概沒超過五度?話雖如此,我回到旅館時也覺得累了,所以就在那觀察其他旅客,結果看到一個只穿內衣的女性從我前面走過,大概是準備去洗澡。我不得不說,這大喇喇旁若無人的樣子,真是讓我飽受文化衝擊。

  之後又有一群年輕旅客回來,但他們回來不是為了休息,而是洗澡換裝再出去跑趴的,讓我只想說年輕真好。之後我沒撐多久,在這群人還在嘰嘰喳喳時,就沉睡了,後來我醒了一次,不知道是這群旅客回來的聲響吵到我,還是純粹被時差所苦之故,不過我不怪他們,畢竟他們有儘量小心地不吵到人,白目的是另一群混賬,他們應該是玩瘋了喝醉了才回來,結果有個混球跟他們的夥伴談笑也就算了,後來竟然在那扮女人的叫床聲,惹得他的同伴一直在笑,完全不顧那時候是半夜兩點!最後是有人請管理員上來,這群白目才安靜下來,但我之後好像也睡不著了?忘了。

  總之,到愛丁堡的第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創作者介紹

貓城的老鷹

yen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