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厚重的雲層裏綻放電光,冰寒的強風四處亂捲,這種暴雨前夕般的景色,令平常就顯得破敗的皮特勒市,變得更加沒有生氣。

  肥胖的勒夫汀,開著忽高忽低、雜聲不斷的的反重力車,前往市中心的軌道塔。不停從縫隙裏漏進來的寒風,讓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找些東西來堵住縫隙,可到最後,還是只能咒駡這個爛得要死的天氣、以及他已經空空如也的帳戶,然後找出隨身攜帶的小酒瓶,狠狠灌一口下去,再針對酒的品質和價錢痛駡一番,直到進入被廢氣弄得溫暖的停車空間,他才閉上尊口,有氣無力地把車子停放在車架上,離車用反重力通道浮上宏偉、但冷清的出入境廳。

  「唉呀,這不是老長官嗎?」在他又狠狠灌了口酒、才準備前往入境處時,一個制服筆挺、看起來相當年輕的人,領著幾個制服相似、但徽章上少了許多花樣的人,笑著朝他走來,散漫的朝他比個敬禮的手勢,「今天吹的是甚麼風,讓你跑到這裏來了。」

  勒夫汀僵硬地轉身,生硬地說:「好久不見了,梅羅……隊長?」

  「我去年就昇上中隊長了,你不知道吧?」梅羅回頭,朝他的屬下說:「這個老勒夫汀啊,你們別看他現在這副德性,以前他還當我上司的時候啊,真是超級風光的,就算是局長都要讓他幾分,像我這種只會拍馬屁、又做不好事的小人物啊,那還不是天天挨駡?」

  「那是……」勒夫汀驚嚇似的收住聲音,朝回頭問他「你說甚麼」的梅羅陪出笑臉,道:「別聽你們中隊長開玩笑,他以前……」

  「老長官啊,」梅羅上下打量著他,「你沒事跑來這裏,是想幹嘛啊?我聽說你最近日子挺不好過,該不會是想來這裏找甚麼外快吧?」他說完大笑,讓他的屬下也跟著笑起來,有些還跟著羞辱他,聽得他臉頰抽動,但仍努力撐著笑臉,最後還是梅羅一擺手,他的屬下們才安靜下來,「你還沒有回答我,你到底是來做甚麼的,」接著沉聲,「該不會真的讓我猜中,你是在做甚麼不法的勾當吧?」

  「你開玩笑了……」

  「誰跟你開玩笑?」梅羅板起臉孔,冷冰冰地說:「我們收到情報,有恐怖份子要入境鬧事,上頭要我們提防一切可能,」他睥睨著勒夫汀,嘿然道:「你知道意思吧?」

  「梅羅隊長,我……」

  「我開玩笑的啦,」梅羅猛地大笑:「瞧你緊張成這樣,是不是退休太久,腦筋變不靈光啦?」

  「是……是啊……」勒夫汀勉強擠出笑容,雖然還想說些話,但身體顫抖得過於厲害,令他甚麼都說不出來。

  「你去忙你的吧,」梅羅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記得,看到甚麼特別的事,要通知我喔。」

  梅羅說完,逕自領著屬下離開,留下勒夫汀在那低頭看著地板,良久,他才拿起酒瓶,想要猛灌,卻只喝了兩口就沒了,讓他忿然舉瓶,很想將它丟得遠遠的,但過了會,他還是垂下酒瓶,默默地收回懷裏,重新走向入境廳,剛好碰到一群旅客入境。人潮有點稀落,他慌亂的給大廳的尋人系統輸入自己的座標,沒多久,就看到一個背著大包小包、穿著丹寧布製的衣服、頭上戴著鴨舌帽和太陽眼鏡的年輕人,循著光標的指示走到他跟前。

  「勒夫汀蒙托洛?」見他點頭後,年輕人放下行李,朝他伸手,笑道:「藍里爾•沃夫,請多指教。」

  「不用客氣。」勒夫汀和他握手以後,想幫他提點行李,卻遭對方婉拒,因而道:「想先去甚麼地方嗎?」

  「我已經吃膩宇宙船上的餐點了,」藍里爾口中說著,雙手也不住比劃,「可以先帶我去好一點的餐廳吃一頓,再研究其他的事嗎?」

  藍里爾說得稀鬆平常,勒夫汀卻看得神色凝重——因為他知道,藍里爾現在比劃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人類為了讓失去聽覺的人,可以跟別人溝通,而用各種手勢來代替語音的一種溝通方式。但在科學昌明的這個時代,這種溝通方式早就淪為除了被特殊人士用來當暗號、或者學術界拿來研究的題材外,就毫無價值的東西。勒夫汀甚至可以確信,在這整個星球裏,只有不到十個人能看懂這種溝通方式的內容。

  他剛好就是其中一個:『找個沒人竊聽的地方說話。』

創作者介紹

貓城的老鷹

yen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