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和平那傢伙,根本就是個爛人!」

  「朝鮮說要跟南韓開戰吔,超白癡的。」

  「一起來玩呆阿伯三吧。」

  「某某那麼無能,還戀棧權位,真不知恥啊!」

  這幾個月來,不管我跟誰在一起、做甚麼事、聊甚麼話題,只要我一掏出手機,他們好一點的,就會裝作不在意;普通一點的,就會擺出無奈的臉,或者歎氣幾聲;差一點的,就會重複那些了無新意的話,甚至開口訓斥。

  我沒有怪他們,甚至都很感激他們,大不了就是偶爾有點不爽,不過啊……當我又撥了這個號碼,然後如往常般,沒有得到半點回應時,我真的不能怪他們會有那些反應。

  從妳突然跟我斷絕聯絡,到底已經過多久了呢……我直到現在,還是不知道我們出了甚麼問題,也不知道,妳的沉默到底包含甚麼意義。我只知道,妳還活著,而且沒有太大的困擾。

  「……即將轉入語音信箱,請在……」

  「對不起,等我一下。」我在朋友錯愕的表情裏離開座位,走到店外。

  「好久不見……」我停了一下,不知道該說甚麼:「我很想妳……」

  又再無以為繼。

  類似的話,類似的事,我已經重複過太多次了……事到如今,不論是憤怒、絕望、傷心、疑惑,還是懷念,都沒辦法讓我產生激情了。

  但我還是不知不覺的,說了很多話。

  「再見……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我關掉電話,回到朋友群裏,沒人過問,我雖寂寞,但還是很快的,就和樂融融地回到他們的話題裏。

  然後,曲終人散,我回到家裏,打開電話。

  沒有未接來電,也沒有新的簡訊。

  於是,我撥了一個號碼。

  「這個星期六有空嗎?」我用輕快的語氣說著:「能不能陪我去看場電影?」

  

創作者介紹

貓城的老鷹

yen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