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發的前一天,我睡不好。

 

  不曉得為甚麼,我從很久以前開始,只要要出遠門,前一天晚上通常就很難睡好——不論我有沒有期待、之前曾失眠了多久都好,所以我這一次,也只睡了三個小時多就醒了。很累、很清醒、無所事事,該怎麼辦?我選擇了用行尸走肉般的狀態,來跑個沒辦法讓我提起的遊戲,我媽不時來要我給行李加些無關緊要的東西,彷彿我要去的地方是甚麼窮鄉僻壤荒山野嶺,一不小心就會在客鄉餓死病死似的……拜託,我現在去的地方可是廣州吔,一個人家都說充滿美食的大城市吔,我身上還帶著可以讓我一路大吃大喝的人民幣現金,妳卻要我帶著一堆快熟麵、零食過去……呃……妳真的不是在搞笑嗎?

 

   總之,我拒絕了,然後拖著疲憊的身體,搭上位置很小、不舒服的廉價航空班機,一路昏沉。當飛機快降落時,本來正在睡覺的我,左耳突然痛了起來,感覺就好像有幾隻螞蟻在我的耳朵裏亂爬亂咬,讓我極想慘叫,隨即發現我的聽力減弱了很多,只是我一開始時,還沒辦法分辨到底是周遭的人都在輕聲細語說話,還是我耳多出了問題,直到飛機降落,我才震驚地發現,我的耳朵裏彷彿多了一層膜,導致我那時候聽的不是飛機降落時的噪音,而是我在發動車子時聽到的引擎聲。

 

  這個意外,導致從十多年前就已經聾了右耳的我,不禁猜測我是不是就要踏上貝多芬之路,成為一個真正的聾子了——這是我以前在用耳機聽音樂狂飆,導致聽力受影響時,曾經擔心過的事,沒想到現在又要再來一次,而且情況還更惡劣。但我不知怎的,心中一直在想著要是親戚、朋友們知道我全聾了,他們會有甚麼樣的反應,然後我該以甚麼態度來面對他們之類,反而毫無恐慌、怨恨之類的情緒。不過我當然也沒有坐以待斃,所以一下飛機,就打電話給我當醫生的老姐,把我的情況說給她聽,然後很努力的去聽她在說甚麼。當時她說,有些人偶爾會在飛機起降時,因為氣壓的關係導致聽力受影響,所以要我捏緊鼻子呼氣以便將它打通,我嘗試了,但無效,所以也沒管它,就搭上巴士去機場。以往嘈雜不休的城市,此刻聽來卻是相當寧靜,讓我挺愉快的。 


  昏昏沉沉地抵達了吉隆坡,被我爸接上車。我以為他會把我帶回住處放行李,然後我就可以在那睡覺不出門,誰知他卻把我帶到超市,說要買東西給親戚。我滿心不悅,但人為刀俎,我也只能現在順從,在那幫他提十幾包我不會喝的白咖啡,然後一直被他問:要不要買這個零食、要不要買那個水果,並且在我回答說不用之後沒多久,同樣的問題又來了。我本來就是個懶得跟父母打交道的畜生,現在又處於精神半崩潰的狀態,還要從那聽起來相當模糊的話裏尋找關鍵字、配合場景之類來猜測意思,所以同樣的情況重複了沒幾次,我就開始進入待機狀態,要不就是沉默,要不就是嗯嗯喔喔,沒事找我聊天的白咖啡銷售員,還說我肯陪父親來買東西,真是太孝順,讓我一整個啞口無言,真想問她周遭的人究竟是有多畜生,才會讓她產生我很孝順的錯覺啊。


  然後我們就回家了。我想過要出去看醫生,但一來太累,二來又有種反正都出事了,能救的就能救,不能救的就不能救的詭異豁達,所以選擇了睡覺。

 

  沒有睡好,所以我爸叫我起來時,我沒掙扎就起身了。我們先去買腰帶,然後去吃他說不錯、但我覺得只是還可以的路邊攤,以為接下來就要回住處了,才從他說的話裏發現,為了送我老妹回澳洲,而特地坐飛機到吉隆坡的老媽,原來沒有在送走老妹後就直接坐飛機打道回府,而是會過來跟我們過一天再回去,但因為我妹沒那麼早離開的緣故,她又會晚一些才抵達市中心,讓我頗覺錯愕。更錯愕的是,他竟然沒有在用餐後就把我送回住處,而是隨便在路邊找了一個露天餐區之類的地方打發時間。剛抵達時,我還以為那個地方正常得很,大概就只是個會有人上臺唱歌娛賓,然後客人逕自在那吃飯聊天的地方而已,結果坐下沒多久,就有個女人跑過來向我們打招呼,有氣無力地跟我們握了一下手,就又走開了。

 

   ?????

 

   這奇特的狀況,讓我滿腹疑惑;與我爸相對無言的情況,讓我異常煩悶;唯一值得慶幸的,就是我大為減弱的聽力,讓我不必受到那不怎麼悅耳的歌聲摧殘。可是當我喝完飲料,發現我那看似覺得無趣的父親,竟沒有想走的意思,教我心中淒楚,於是打量四周,發現場中原來還有蠻多穿著用料比較少、注重凸顯身材的女性在四處遊走,一旦跟她們握手的人表現出興趣,就會坐下來聊天,然後桌上的酒就會越來越多。我甚至還看到兩個原本各佔一桌的老人,就在她們的撮合下坐到一塊,在那邊說邊笑;其中還有一度,有個歌女下臺繞場唱歌,還會邀顧客來唱個一兩句,但沒多久,就有些賓客以朋友生日為名,讓這些歌女、陪酒女都上臺,號稱要她們唱歌跳舞。

 

  之所以會說是號稱,是因為她們並沒有合唱,而是用接力的方式輪流唱首歌,而且她們與其說是在跳舞,不如說只是持續站在臺上,左搖一下右擺一下來敷衍了事,看得頭痛不己,只好拿出手機,用簡訊來向朋友宣洩我的不滿和怨恨。


   然後,我媽終於到了,我們過去接她回到住處時,大概已經是十一點多左右,然後我爸竟然就以不要浪費為名,開始在那煎魚。

 

  我懶得理他,所以選擇睡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hawk 的頭像
yenhawk

貓城的老鷹

yen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