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從很久以前開始,就沒甚麼在看本格推理小說了,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已經對這種智力遊戲型的作品感到厭倦,不想再把讀書的心力花在整理線索、思考謎題上了;反而,對人性的描寫、對社會環境的描寫,則越來越吸引我,從而使得我非常喜歡看宮部美幸、橫山秀夫等人的作品,但很奇怪的,小時候會看的松本清張之流,現在倒是一點都沒有辦法吸引我了,為甚麼呢?

  伊坂幸太郎也算是我比較喜歡的推理作家,雖然他的作品有夠奇特,實在很難歸類;除此之外,就是諸如傑佛瑞‧迪佛等喜歡把推理小說寫得很緊張刺激的作者了。

  正因如此,在我聽說東野圭吾是新本格派的推理作家以後,我就立刻對他失去了興趣。直到今年某個推理社的學弟推薦我《名偵探的守則》、《超‧殺人事件》,成功為我帶來一陣歡笑後,才對他產生了些許興趣,只是還不到會想主動找書來看的程度。

   幾個星期前,重新回到日劇世界的我,在聽說福山雅治在本季有拍個叫《神探伽利略》的日劇以後,就把它找回來看(別問我是甚麼管道),並對福山雅治詮釋的湯川、以及那種以科學知識為基礎的內容產生興趣,終於就火速的把目前市面上已有、以湯川當主角的書──《神探伽利略》、《預知夢》、《嫌疑犯X的獻身》 ──找了回來,並在『反正我科學知識很差,用不著花心機去推理』的想法下,開始去讀他的書。

  讀前兩本書時,我是有點失望的……雖然它 的推理內容確實讓我有耳目一新的感覺,但裡面的湯川學沒有福山雅治演得那麼有趣,陪他辦案的也是草薙這個死男人而不是日劇裡的那個內海薰,寫法又是那種我不怎麼喜歡的『發生事件──偵探推理──事件解決』的本格推理模式,讓已經不喜歡看這種模式的我不由感到乏味。

  直到我讀完《嫌疑犯X的獻身》,這種感覺才煙消雲散。

  同時,也讓我真正喜歡上了東野圭吾這位作者。

 

  雖然我對解謎推理已經失去了興趣,但舊有的習慣依然驅使我在花岡母女殺了富樫,石神準備為她們解決問題後,就一直在思考石神到底是用了甚麼方法來幫她們做出連警方都找不到破綻的不在場證明,結果……我的推理能力原來和草薙的水準是一樣的啊(淚奔)

   作者在書裡利用湯川和石神的話,針對這場案子打了不少機鋒,例如石神「我只是針對一般人自以為是的盲點出題」、草薙「凡人想以複雜的方法掩飾某件事時, 往往因為複雜而自掘墳墓,可是天才不會這麼做,他會選用極其單純、但是常人想像不到、常人也絕對不會選擇的方法,將問題一口氣複雜化」等,使我在得知事情 的真相後,不由得對東野佈局的能力產生一股敬意。

  當然,更讓我受震撼的地方,依舊是東野對書中角色的描寫。

 

  在 《神探伽利略》和《預知夢》裡,除了辦案就是開草薙玩笑的湯川,在本作裡表現出他充滿人性的另一面,以及他和石神之間的深厚友誼──雖然只是在短短幾年大 學生活裡結下的情誼,卻能在久別重逢後一段我覺得再正常不過的對話中,發現石神涉案的線索,進而後來對草薙說出「因為這牽涉到他的自尊,我不想告訴別人」 的話語。

  這使得後來得知真相的我,終於體會到湯川對石神相知之深,進而感受到他得知真相後的痛苦,乃至於他雖然明知很清楚石神只要讓 花岡母子幸福就好、不願意讓真相破壞花岡母子幸福的心情,但他為了不讓石神的犧牲就此被隱沒,依然執意要說出真相,最後還為了石神,不惜與草薙絕交,由此 可見,他對石神的這份相知相惜之情,究竟強烈到甚麼樣的一個地步了。

  大概只有在接受了東野藉由《神探伽利略》和《預知夢》塑造出來的湯川之後,才更能從湯川在《嫌疑犯X的獻身》裡的表現,體會他的感情和想法吧……

 

  我覺得這本書的真正主角,其實是石神和靖子。

   靖子只是個普通的人,在無奈的情況下殺害了堪稱混蛋的前夫,雖然在石神的幫忙下得以擺脫被逮捕、起訴的命運,但在和工藤重逢後,也許能得到幸福的情感, 使她開始對似乎有意進入、干涉自己人生的石神感到厭惡,後來才在石神不惜自毀名聲也要為她頂罪後,感覺到石神對她的深情,才把這份嫌惡、恐懼的心情轉為愧 疚、感激,只是這時候的她,恐怕還是感激之情多過愧疚之情,因此雖然有些動搖,但還是打算繼續追求得來不易的幸福。

  人是自私的,所以 靖子在得知真相後,雖然對石神深感愧疚,也體認到揹負這個真相的自己,就算和工藤結婚了,也會在罪惡感的折磨下,永遠無法得到真正的幸福,但還是以「反正 出面認罪也無法幫助石神」、「不辜負石神的心意」的想法來安慰自己,直到美里企圖自殺的消息傳入耳中,才改變了這一切。

  這栩栩如生的心境轉折、寫得相當精彩,令我深為佩服。

  然而,書中最最令我動容的,還是石神那義無反顧的行為。

  我自認也看過了不少的書,接觸了不少漫畫動畫遊戲,其中不乏像石神這麼單純的人(雖然表現的方式、結果可能不一樣),像石神這種一心為對方著想而不惜抹黑自己、並不願讓對方發現自己心意的角色雖然少了點,但也不到珍稀的地步。

  但在這眾多角色當中,卻只有石神能帶給我如此強烈的震撼,以至於向來鐵石心腸的我,在看到作者寫他嘔出靈魂的時候,也不自禁的落淚。

  對此,我只能說--只有像石神這麼單純的人,才會對人產生這種純粹得近乎信仰的情感,也只有像他這麼單純的人,才能抱著那麼壯烈的心情來做這件事,以至於揭穿真相時,會那麼的撼動人心。

  其他的,也就用不著我多說了,只能說石神真是一個值得同情的人。

 

  最後不得不說,《嫌疑犯X的獻身》這個書名實在取得相當好,不讀到最後還真無法瞭解它的意思,而瞭解之後,剩下來的就只有震撼和感動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enhawk 的頭像
yenhawk

貓城的老鷹

yen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