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睡了四小時就醒,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時差的問題,還是天氣炎熱的問題,可以確定的是,我這回去歐洲玩,睡得很好。我想我真的太適合天氣冷的地方了,在十度以下,只要不刮風下雨,我基本不用穿外套,不然我也只需要一套可以擋風的外套就行了。保暖的外套?後來都成了裝飾!暖衣暖褲?根本沒穿過!不過我這篇不是用來寫遊記的,所以先只說到這裡吧XD

 

  主要想說的是甚麼呢?熟人都曉得我前幾個月發生過甚麼事,在這裡就不多提了,只不過,我在剛出門散心時,心裏還是充滿了對那女人的恨,以及一股自暴自棄的感覺,不過在走這一趟以後,心情好多了,有些東西也比較清楚了,譬如說——我真的不適合跟人一起旅行,短短幾天還可以,時間一長就不行了,主因應該不是甚麼想看的東西不一樣之類,而是我一旦跟人同行,就沒辦法保持自己的步調,加上我很敢花錢,而且完全不喜歡毫無彈性的旅程安排,換句話說就是,我旅行起來非常散漫,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跟我同行,而我也受不了跟別人同行。

 

  某方面來說,這也是很多朋友力勸我說,不要放棄結婚、交往的希望時,我沒辦法真心接受的原因。一來我看淡了,這幾年裏的我,很難忍受寂寞,特別是認識她以前的我,偶爾還會為了寂寞而難受得不能自己,但在經歷這件事之後,我已經漸漸回到十年前那個可以忍受孤獨的自己了;二來我也的確不適合跟人相處,儘管我在跟她相處時,嘗試讓自己有些改變,不過很明顯的,在外人看起來,我改變得不多,也不夠好,而且最糟糕的是,我也不想做出更多改變,因此導致我不容易找到一個能夠接受我的問題、而且願意跟我相處的人,所以……就這樣吧,一切順其自然,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畢竟我也不想再為了遷就他人而強行改變自己了。對,我很自私,能為別人付出的就這麼多,沒事還是別荼毒他人的好。

 

  以下內容充滿負能量,請充滿正能量的人適當迴避,因為我想吐槽一下我一直不忍心開口吐槽的某個朋友,他至少說了好幾次,我愛自己多過愛她,沒為她做太多東西,所以她最後毫無牽掛地甩掉我而去,但你自認該做的都做了,該給的都給了,你的她不也一樣毫無牽掛地甩掉你?因此這理由哪有甚麼說服力?根本只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已吧。我知道你自認已經做得將近完美,但請注意,那只是你自認,就像那個女人,她也說我對她很好啊,但我還是只能吃屎,所以當她們說你真的很好時,真正的意思難道不是,你雖然對我很好,但你沒辦法給我我想要的東西?所以我只能拒絕你?所以你要看清事實,你自認做得好,不代表對她來說也是好的,更不代表你給的就是她想要的。當然我很清楚,我沒有說這些話的資格,畢竟我在打這些字的同時,心裏還是有些恨她,不過拜託,我的事情才過了不到半年,還有再恨她一段時間的權利!或許你傷得比我深,付出得比我多,所以擁有恨更多時間的權利,但能不能請你讓它變得更淡一點,別老是一碰到這話題就一副回到過去的樣子?我救不了你,改變不了你,麻煩你自己振作一點。

 

  另外你自己也說,老是讓人任意越過底線,呃……能被人一跨再跨的算甚麼底線?真正的底線就是個不容跨越的東西,所以當他以前曾勸我不要這麼容易讓人越過底線時,我從頭到尾都不以為然,因為我很清楚,自己散漫歸散漫,底線還是在那兒,不容跨越,這也就是那個女人一跨越我的底線,我就立刻回擊的原因。沒開口說,一來不忍;二來我也不是那種擅長氣勢洶洶說話的人,思考也比較慢,只要對方氣勢夠甚,說話夠猛夠長,我就容易被打斷,沒辦法好好回應,而他剛好常在談到這話題時,處於這種狀態,所以我根本無計可施;三來,你之前說我老是拿我做不到的事情要求你,你根本懶得聽,OK啦,我沒有正能量,沒資格鼓勵你成為更好的人,所以我嫌自己說話費力,閉嘴啦。結果咧?你就老是在那:你以前說啥啥啥,啥啥啥是你以前教我的,所以咧?老子就是說到做不到啊,現在也很努力不說了啊,再說你也沒去做我以前說的那些東西啊,用你的邏輯來說,拿這些來說有啥屁的意義?

 

  而且我真的覺得很囧的是,老子說話就是愛吐槽跟被吐槽,你老是一副我他媽的就是在諷刺你嘲笑你的心態是怎麼回事?後來又說甚麼你不戴面具,一副我天天戴而且戴得很好的樣子,幹你又不是沒看過老子以前戴面具說話時的樣子,那叫一整個滴水不漏小心翼翼客氣萬分,現在老子在你面前滿口胡話喜怒無常,多麼真性情啊,結果你又嫌老子只會在你面前發脾氣但對別人都很客氣,所以你到底是想我怎麼樣,在你面前面具戴一半不戴一半,讓你既覺真心又不覺反感嗎?那還不是一樣在戴面具?然後你不是說很了解我?既清楚我不容易改變自己,也清楚我在某方面欠缺感性?怎麼最後又嫌我沒因為你的話感激涕零痛改前非,根本看不起你只把你當無知公子哥兒?你對我的了解在這時候上哪去了?太平洋海溝底?假如你連我甚麼時候只是在開玩笑,甚麼時候只是在說氣話都分不出來,連我把你當成怎麼樣的朋友都不知道,拜託別再說了解我,那只會讓人想在心裏吐槽。雖然你有些觀點我一直沒辦法認同,可當你處於傷痛時,我會按下我的觀點靜靜聆聽,結果在我處於傷痛時,你做了甚麼?你只對我噴了滿臉的屎!對啦,我是傷得沒你重,付出的也沒你多,所以我的傷痛就不值錢了是吧?

 

  你說我不要老是定義自己,但我現在倒想定義一下:老子就是個渾球,受不了就別靠近!

創作者介紹

貓城的老鷹

yenhaw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